昆虫记/外国文学经典

  毛刺沙泥蜂

  5月里的某一天,我在巡视我那荒石园实验室,想看看能否获得新的发现。法维埃正在不远处的菜地上干活。法维埃是何许人也?大家马上就会知晓的,因为他将在下面的故事中出现。

  法维埃是行伍出身。他曾经在非洲荒原的角豆树下搭建起自己的茅草屋,在君士坦丁堡捕捞过海胆,在没有军事行动时,他还在克里木捕捉过椋鸟。他经历十分丰富,见多识广。冬季里,不到下午4点,地里的活儿便收工了。冬季的漫漫长夜,无所事事,绿橡树圆木在厨房间的炉子里烧得正旺,火光熊熊,他把耙子、叉子、双轮小车收拾停当之后,便坐在炉边的高大的石头上,掏出烟斗,用大拇指沾上点口水,技术娴熟地往烟斗里塞满、压实烟丝,美滋滋地吞云吐雾开来。其实,他得把烟闷在肚里,久久地不吐出来,他几个小时之前烟瘾便上来了,只是舍不得抽,因为烟草价格昂贵,憋到现在才抽上一口。

  大家便在这个时候,围着炉火闲扯瞎聊。法维埃兴致颇高,海阔天空,纵横捭阖。因为他的故事精彩动听,所以他就像是古代的说书人似的,被安排坐在最佳的位置上,成了中心人物。只不过我们的这位说书人是在兵营里练就的说书本领。这倒无伤大雅,反正一家老小,无论大人孩子,都在聚精会神地听他讲述。即使他说的故事纯属杜撰编造的,但却总是编得合情合理,顺理成章。所以,当他干完活儿后,如果不在炉边歇上一会儿的话,我们大家全都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惆怅来。他到底跟我们讲了些什么,让我们这么如痴如醉、倾心入迷?他给我们讲述了他亲身经历的一场推翻一个专制帝国的政变中的所见所闻。他说道,他们先是把烧酒分喝光了,然后便向人群开枪射击。他信誓旦旦地对我说,他自己则只是对着墙开枪的。我对他的话十分相信,因为我感到,他是纯属无奈而参加了这场疯狂大屠杀的,而他一直在痛悔自己的这一经历,感到十分地悲哀、羞耻。

  他还向我们讲述了他在塞巴斯托波尔①城外战壕中的不眠之夜。他讲述道,他曾在冰天雪地的黑夜里,孤立无援地蜷缩在雪堆旁,眼看着被他称之为“花瓶”的玩意儿落在了他的近旁,他惊恐万状,不能自已。那只“花瓶”在燃烧,在喷射,在发光,把周围照得如同白昼。那些可恶而吓人的东西随时随地的在爆炸,令人胆战心惊,毛骨悚然。他的战友们死去了,而他却侥幸地活下来。“花瓶”熄灭了。那所谓的“花瓶”,其实就是照明弹,在黑暗中发射,用以侦察围城敌军的动静与活动情况。

  在讲述了残酷激烈的战斗故事之后,法维埃又给我们讲了不少的兵营中的趣闻乐事。他告诉我们军队里是如何烧菜做饭的,士兵们的饭盒里都藏了些什么秘密,以及土堡里的一些可笑可乐的琐碎事情。他肚子里真的是装着说不完的故事,而且讲述起来又眉飞色舞,生动活泼,引人入胜,不知不觉地便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

本文地址//a/tyzxxw/20200719-716.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学术外院 | 北山问道第119讲:找准理论、扎实翻 下一篇:没有了